當前位置:首頁(yè) >  科技 >  互聯(lián)網(wǎng) >  正文

低碳趨勢下,華為數字能源如何做“有價(jià)值”的生意?

 2024-02-21 16:28  來(lái)源: A5專(zhuān)欄   我來(lái)投稿 撤稿糾錯

  域名預訂/競價(jià),好“米”不錯過(guò)

低碳化、數字化的時(shí)代背景下,發(fā)展數字能源已是大勢所趨。

根據國際能源署(IEA)《數字化和能源》預測,數字技術(shù)的大規模應用將使油氣生產(chǎn)成本減少10%-20%,可在2040年將太陽(yáng)能光伏發(fā)電和風(fēng)力發(fā)電的棄電率從7%降至1.6%,從而減少3000萬(wàn)噸二氧化碳排放。

而在推動(dòng)數字能源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,涉及能源管理服務(wù)、能源數據運營(yíng)、數字基礎設施、云計算等領(lǐng)域的企業(yè)都是重要參與者,共同奔赴一個(gè)星辰大海。

行業(yè)競爭顯然不可忽視,考慮到數字能源的交叉屬性,入局者想要把握住風(fēng)口,不僅需要具備融合人工智能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等核心數字技術(shù)的能力,也要立足能源生態(tài)視角,促進(jìn)產(chǎn)業(yè)協(xié)同。

對此,華為數字能源提出“創(chuàng )新解決方案使能者和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賦能者”這樣的定位,具備一定的契合性。

回顧來(lái)看,華為數字能源近年收獲頗豐,不僅獲得巨額注資,而且2022年營(yíng)收已超越聲名在外的華為云業(yè)務(wù),增長(cháng)勢頭迅猛。

由其發(fā)展,或可以一察數字能源產(chǎn)業(yè)命脈。

“數字化+低碳化”確定性機會(huì )下,多方機遇凸顯

2023年,華為數字能源在C端存在感最強的成果,或屬“一秒一公里”的全液冷超充。從去年4月份推出業(yè)界首款全液冷超充產(chǎn)品,將新能源車(chē)充電速度推至“一杯咖啡,滿(mǎn)電出發(fā)”,到下半年全液冷超充站陸續落地,再到宣布2024年將率先部署超過(guò)10萬(wàn)個(gè)全液冷超快充充電樁,華為數字能源進(jìn)擊綠色出行的步伐在持續提速。

實(shí)際上,早在2021年,華為創(chuàng )始人任正非便明確了華為數字能源的戰術(shù)基調——“抓住數字能源大發(fā)展的機會(huì )窗口,撲上去、撕開(kāi)它”,而華為數字能源2023年大力撲向綠色出行,可以說(shuō)是這種狼性戰術(shù)的集中體現,背景則是綠色出行市場(chǎng)的蓬勃發(fā)展。

據國家能源局數據,2023年1-12月,我國充電基礎設施增量為338.6萬(wàn)臺,截至2023年底,全國充電基礎設施累計數量為859.6萬(wàn)臺,同比增加65%。另外,中國汽車(chē)工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數據顯示,2023年1-12月,新能源汽車(chē)銷(xiāo)量達到949.5萬(wàn)輛。

由上述數據可以看出,盡管充電樁增速迅猛,但從絕對數值來(lái)看,其實(shí)仍然遠遠低于新能源車(chē)增量,車(chē)樁比仍然偏高(數據顯示,截至2023年底,車(chē)樁比為2.8∶1)。而根據工信部規劃,2025年我國將實(shí)現車(chē)樁比2∶1,2030年實(shí)現車(chē)樁比1∶1,這表明國內充電樁市場(chǎng)仍然有著(zhù)巨大的增量空間。

不過(guò),要想真正打開(kāi)增長(cháng)空間,除了實(shí)現車(chē)樁布局均衡,還需解決充電速度慢等技術(shù)層面的問(wèn)題,以更為全面滿(mǎn)足用戶(hù)需求。就充電速度而言,根據《中國高壓快充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報告(2023-2025)》,目前電動(dòng)車(chē)平均充電時(shí)長(cháng)普遍在1小時(shí)及以上,充電慢是影響消費者購買(mǎi)電動(dòng)車(chē)的主要因素之一。

基于此,近年來(lái),電池廠(chǎng)商、車(chē)企以及充電樁運營(yíng)企業(yè)等,都在發(fā)力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提升充電速度,比如,2023年,寧德時(shí)代宣布推出全球首款磷酸鐵鋰4C超充電池,豐田公司則宣稱(chēng)在固態(tài)電池技術(shù)上實(shí)現重大突破,可以實(shí)現“充電10分鐘,續航1200公里”。

而華為全液冷超充的推出,也補足了提升新能源車(chē)充電速度的關(guān)鍵一環(huán),并踏準了一個(gè)加速形成的風(fēng)口。

除了綠色出行之外,華為數字能源同時(shí)布局的數據中心能源、清潔能源等新興賽道,同樣也進(jìn)入了關(guān)鍵的機會(huì )窗口期。

在數據中心能源賽道,隨著(zhù)AIGC等新興技術(shù)加速走進(jìn)千行百業(yè),人工智能算力需求爆發(fā)式增長(cháng),也對主攻邊緣側的中小數據中心建設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但由于業(yè)務(wù)體量小、設備功率低、缺乏專(zhuān)業(yè)運維等,傳統中小數據中心在應對高算力需求的過(guò)程中,也面臨運營(yíng)可靠性的巨大考驗。

而就可靠性如何提升這一問(wèn)題,華為聯(lián)合賽迪發(fā)布的《中小數據中心基礎設施可靠性關(guān)鍵要素白皮書(shū)》已有所揭示,“供配電、暖通和弱電智能化系統是影響中小數據中心可靠性的三大核心系統”,同時(shí)針對可靠性提升,從架構、產(chǎn)品、運行和體系四個(gè)維度進(jìn)行了系統闡述,對于中小數據中心的建設具備一定指導意義。

再聚焦清潔能源賽道來(lái)看,在碳達峰、碳中和的大背景下,全球能源轉型正在加速推進(jìn),風(fēng)光水等可再生能源逐步取代化石能源,是未來(lái)三四十年確定無(wú)疑的發(fā)展趨勢。

然而,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轉化成電能后,并網(wǎng)安全、運營(yíng)安全等方面的挑戰也不可忽視。有專(zhuān)家指出,“電力系統中可再生能源比例的提高,不僅需要可靈活調節的發(fā)電機組的配合,更需要電網(wǎng)及需求側的主動(dòng)參與,實(shí)現供需兩側能量、信息、交易的互動(dòng)”。

困難固然顯著(zhù),但相關(guān)企業(yè)也在持續探索破解之法。比如,針對高比例新能源并網(wǎng)問(wèn)題,華為將光伏和儲能系統深度融合,采用Grid-Forming構網(wǎng)技術(shù)打造了智能光儲發(fā)電機,通過(guò)電壓、頻率、功角的“三個(gè)重構”,大幅提升電網(wǎng)對新能源的消納能力,讓新能源真正成為電網(wǎng)的主力電源。由此,華為數字能源也已拿到通往未來(lái)新型電力系統的門(mén)票。

綜合來(lái)看,華為數字能源橫跨綠色出行、數據中心、清潔能源,多戰線(xiàn)全面出擊,充分展示了其發(fā)展雄心。行業(yè)發(fā)展的價(jià)值也在不斷凸顯:低碳化、電氣化、數字化、智能化是能源演進(jìn)變革的四大關(guān)鍵路徑,數字能源新時(shí)代已然到來(lái)。但相關(guān)入局者的實(shí)力不可小覷,華為數字能源又該如何持續收獲?

 強敵環(huán)伺之下,數字能源企業(yè)遵循怎樣的突圍要義?

如今,數字能源賽道作為確定性較強的萬(wàn)億市場(chǎng),已吸引大量玩家入局。數據顯示,截至2023年5月30日,我國已注冊登記的與數字能源相關(guān)的公司數量已達68008家,其中不乏以中興通訊、工業(yè)富聯(lián)等為代表的科技型企業(yè),以及國家電網(wǎng)、中石化等大型能源央企。

這一背景下,華為數字能源等企業(yè)何以突圍?

從行業(yè)本質(zhì)而言,數字能源是以數字技術(shù)充分挖掘和利用能源全生命周期的數據價(jià)值,賦能能源產(chǎn)業(yè)轉型,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特征突出。而從前文的痛點(diǎn)分析來(lái)看,當前行業(yè)仍處于探索期,原本就具備較強技術(shù)基因和成果積累的玩家,最有可能占得先機。

在此方面,華為數字能源其實(shí)具備一定先天優(yōu)勢。比如,華為入局數字能源賽道后打響的第一槍?zhuān)举|(zhì)上即是技術(shù)的勝利。

據悉,華為2011年開(kāi)始涉足數字能源,短短3年后便開(kāi)創(chuàng )性地推出組串式逆變器,憑借發(fā)電效率更高、發(fā)電時(shí)間更長(cháng)、故障率更低等優(yōu)勢,一舉在當時(shí)已陷入價(jià)格戰的全球逆變器市場(chǎng)打出一片藍海。

背后也是長(cháng)期技術(shù)研發(fā)的厚積薄發(fā)。數據顯示,2023年前三季度,華為研發(fā)費用達到1149.91億元,占總營(yíng)收的25.4%;10年累計投入的研發(fā)費用超過(guò)9773億元。橫向比較來(lái)看,目前華為已是國內研發(fā)費用率最高的大型科技公司。

不過(guò),技術(shù)研發(fā)只是前提,如何高效地推動(dòng)技術(shù)賦能行業(yè)客戶(hù)更為關(guān)鍵,這就需要相關(guān)企業(yè)具備針對不同行業(yè)的Know-how能力。

從目前各大玩家數字能源業(yè)務(wù)布局情況來(lái)看,普遍遵循的策略是結合自身過(guò)往的行業(yè)積累。比如,中興通訊的數字能源產(chǎn)品經(jīng)營(yíng)部主攻通信能源、數據中心能源、新能源等,南方電網(wǎng)作為能源電力央企主要側重于電力專(zhuān)用芯片、高性能傳感芯片、無(wú)線(xiàn)通信等電網(wǎng)相關(guān)的方向,而互聯(lián)網(wǎng)巨頭如騰訊則推出了能源連接器EnerLink等產(chǎn)品。

整體而言,在數字能源產(chǎn)業(yè)中,傳統能源巨頭注重“能源”,而數字技術(shù)公司則更加偏向“數字”,皆是從自身優(yōu)勢出發(fā)。但從客戶(hù)視角來(lái)看,“既具備數字技術(shù),又懂得能源行業(yè)”的企業(yè)其實(shí)更容易把握市場(chǎng)主動(dòng)權,進(jìn)而占領(lǐng)先機。而從華為數字能源四面出擊的布局來(lái)看,其也在凸顯自身的綜合潛力。

據了解,截至目前,華為數字能源覆蓋了智能光伏、數據中心能源、站點(diǎn)能源、智能電動(dòng)、嵌入式電源、綜合智慧能源等細分領(lǐng)域。此外,公開(kāi)信息顯示,易事特、易華錄、林洋能源等企業(yè),都加入了華為數字能源的朋友圈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這種科技大廠(chǎng)生態(tài)協(xié)同優(yōu)勢,對于推進(jìn)數字能源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至關(guān)重要。具體而言,數字能源產(chǎn)業(yè)涉及環(huán)節多,對于上下游聯(lián)動(dòng)配合的要求高。

以解決新能源汽車(chē)補能焦慮為例,除了需要超充設備之外,還需要電池廠(chǎng)商開(kāi)發(fā)支持大功率充電的電池,同時(shí)也需要車(chē)廠(chǎng)在車(chē)型架構方面進(jìn)行匹配式升級改造。這無(wú)疑需要產(chǎn)業(yè)鏈上下游充分合作。

對此,華為數字能源技術(shù)有限公司總裁侯金龍就曾表示:“要堅定不移地與伙伴一起,攜手共建數字能源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。”據悉,2月27-28日,華為將在深圳舉辦以“碳路中國 大道有為”為主題的2024華為中國數字能源伙伴大會(huì ),共議產(chǎn)業(yè)下半場(chǎng)發(fā)展密鑰。凝心聚力之下,產(chǎn)業(yè)面貌或迎來(lái)又一輪革新。

總體而言,華為數字能源正處在一個(gè)充滿(mǎn)希望和動(dòng)力的時(shí)代。宏觀(guān)方面,頂層政策環(huán)境持續優(yōu)化、基礎設施水平加快提升、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不斷完善;微觀(guān)方面,企業(yè)的技術(shù)積累、多元業(yè)務(wù)布局、生態(tài)協(xié)同等,都是未來(lái)業(yè)務(wù)茁壯成長(cháng)的養料,也為行業(yè)后續開(kāi)啟新篇章貢獻了“綠色動(dòng)能”。

作者:堅白

來(lái)源:松果財經(jīng)

申請創(chuàng )業(yè)報道,分享創(chuàng )業(yè)好點(diǎn)子。點(diǎn)擊此處,共同探討創(chuàng )業(yè)新機遇!

相關(guān)文章

熱門(mén)排行

信息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