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創(chuàng )業(yè)頭條
  2. 前沿領(lǐng)域
  3. AI智能
  4. 正文

空間計算時(shí)代加速到來(lái),需要的不只是蘋(píng)果

 2024-02-03 22:28  來(lái)源:A5專(zhuān)欄  我來(lái)投稿 撤稿糾錯

  域名預訂/競價(jià),好“米”不錯過(guò)

近年來(lái),科技行業(yè)一直在期待“寒武紀”時(shí)刻。伴隨技術(shù)革命的深入推進(jìn),所有廠(chǎng)商都預感新的時(shí)代即將到來(lái),并期待自己成為那個(gè)引爆點(diǎn),輕輕一觸,推開(kāi)一扇新的未來(lái)之門(mén)。

今年開(kāi)年,蘋(píng)果就為科技圈錨定了一個(gè)可能的焦點(diǎn)——空間計算設備。1月19日,蘋(píng)果的首款空間計算設備VisionPro正式開(kāi)啟預售,首批產(chǎn)品迅速售罄。

1月30日,外媒的首測相繼發(fā)布,其中不乏贊美,也不乏吐槽。然而無(wú)論怎樣,如蘋(píng)果CEO蒂姆·庫克所說(shuō),“如同 Mac將我們帶入個(gè)人計算時(shí)代,iPhone將我們帶入移動(dòng)計算時(shí)代,Apple Vision Pro將帶我們進(jìn)入空間計算時(shí)代。”

蘋(píng)果之外,Meta、三星、索尼、高通等國際巨頭紛紛入局,華為、OPPO、玩出夢(mèng)想等國內品牌動(dòng)作頻頻,加之資本的加入,讓這股風(fēng)刮得從未如此迅猛。只是如同每一次的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都要經(jīng)歷種種挑戰與磨礪,才能最終流行于市場(chǎng)那樣,空間計算還有很長(cháng)的路要走,路上的每一次選擇,都攸關(guān)生死。

硬核科技與嘗鮮者

根據媒體報道,Vision Pro的首批媒體測評好壞參半,比如有媒體吐槽它的重量,整體重量堪比 12.9 英寸的 iPad Pro,不適合長(cháng)時(shí)間佩戴;視野受限,邊緣有明顯的輪廓且分辨率不高……

但在沉浸式體驗方面,它幾乎受到了一致好評。有媒體稱(chēng)贊它最大程度地還原了現實(shí),響應速度快;交互體驗流暢,通過(guò)手部發(fā)出指令,可以對顯示界面進(jìn)行任意操作,像“擁有了超能力”……

△蘋(píng)果VisionPro展示

無(wú)論是對外宣傳,還是媒體測評,都多次提及“未來(lái)”,蘋(píng)果將這個(gè)未來(lái)定義成“空間計算”。事實(shí)上,“空間計算”最早由2003年MIT的一名研究員提出,指不再像傳統桌面計算和移動(dòng)計算那樣局限于實(shí)體屏幕,而可以在真實(shí)3D空間中實(shí)現人機交互的新一代智能終端。

此前,Meta、字節等廠(chǎng)商其實(shí)已發(fā)布了多款XR產(chǎn)品,蘋(píng)果的入局以及“空間計算”的提出對行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有兩大意義。

一、為MR這一產(chǎn)品形態(tài)和VR+VST(Video See Through)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背書(shū)。

行業(yè)存在OST(Optical See Through)、VST(Video See Through)兩個(gè)路線(xiàn),OST可以做到更輕便,更像眼鏡,但不能實(shí)現虛實(shí)的無(wú)縫融合,只能適用于狹義的AR模式;VST可以實(shí)現更完美的虛實(shí)融合,可以兼容 VR 和 AR 兩種模式,被看作是實(shí)現MR的終極模式。

二、引導行業(yè)將競爭集中于科技感和高參數,以硬核產(chǎn)品慢慢推動(dòng)市場(chǎng)破圈。

Vision Pro 問(wèn)世之前,市面上的硬件雖然參數逐漸優(yōu)化,但體驗感較差,有的與其說(shuō)是科技產(chǎn)品,不如說(shuō)是打著(zhù)科技噱頭的產(chǎn)品。比如這些硬件在分辨率上普遍遠遠達不到雙目8K,無(wú)法帶來(lái)沉浸體驗;很多交互體驗差,需要把手放在屏幕前方才能操作。

隨著(zhù)蘋(píng)果的入局,行業(yè)內目前在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方向上可以分為兩派:一個(gè)是消費派,產(chǎn)品的消費屬性更強,想以用戶(hù)的擴大推動(dòng)行業(yè)發(fā)展;一個(gè)是科技派,產(chǎn)品的科技屬性更強,想以劃時(shí)代的體驗逐漸推動(dòng)用戶(hù)破圈,比如蘋(píng)果。

“得讓虛擬現實(shí)成為每個(gè)人都想要的東西,然后它才會(huì )成為每個(gè)人都能負擔得起的東西”,行業(yè)先驅、Oculus的創(chuàng )始人帕爾默·拉奇認可蘋(píng)果第一代空間計算設備不計成本追求極致體驗的方式。

事實(shí)上,與共享出行、電商這樣可以快速鋪開(kāi)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不同,從iPhone到特斯拉,科技產(chǎn)品的用戶(hù)普及路徑是階梯式的,依次為嘗鮮者、重度剛需用戶(hù)、實(shí)用主義用戶(hù)、隨大流的用戶(hù)、落后者等五類(lèi)。

iPhone最早是在科技行業(yè)內引起廣泛討論,真正實(shí)現用戶(hù)破圈是到iPhone 4;特斯拉在中國的首批用戶(hù)是曹?chē)鴤ィㄐ吕薈EO)、李想(原汽車(chē)之家總裁、理想汽車(chē)創(chuàng )始人)、俞永福(原UC優(yōu)視董事長(cháng)兼CEO)等人,后來(lái)才逐漸破圈向普通消費者。

對創(chuàng )新的科技產(chǎn)品來(lái)說(shuō),能夠以硬核科技、革命性的體驗吸引嘗鮮者,在極客群體中實(shí)現小范圍傳播是基礎。在產(chǎn)品形態(tài)還不成熟、體驗還不完善的情況下,這些用戶(hù)才更愿意付出時(shí)間和精力陪企業(yè)做迭代。

笨重的大哥大,通過(guò)一代又一代的迭代才逐漸開(kāi)啟了移動(dòng)通信時(shí)代。蘋(píng)果的Vision Pro盡管有種種不足,但仍然有媒體在測評中認為其只是像初代iPhone一樣展示蘋(píng)果對新時(shí)代的設想,并期待“iPhone 4時(shí)刻”的到來(lái)。

這意味著(zhù),在空間計算仍處于初期的這個(gè)階段,廠(chǎng)商更需要把科技創(chuàng )新放在首位,才能在未來(lái)的這場(chǎng)科技與體驗之爭中脫穎而出。

在蘋(píng)果發(fā)布Vision Pro的同時(shí),國內外大小廠(chǎng)商也已行動(dòng)起來(lái),谷歌與三星計劃與高通合作MR、VR產(chǎn)品,Meta宣布與聯(lián)發(fā)科攜手研發(fā)芯片,索尼在CES上推出了全新XR頭顯和手柄設備,它將提供“清晰的觀(guān)看體驗”和“直觀(guān)的3D設計交互”,并具有“視頻透視”功能。

國內廠(chǎng)商也不甘于人后,手機廠(chǎng)牌華為、OPPO等都有相關(guān)布局,還有這個(gè)賽道的新晉玩家,也交出了印象深刻的答卷,例如玩出夢(mèng)想。

去年Vision Pro對外發(fā)布時(shí),同期玩出夢(mèng)想也發(fā)布了自研手勢識別功能。近日,相關(guān)爆料顯示,其計劃在年內發(fā)布新品,對標Vision Pro,單眼分辨率達到4K,雙眼可提供8K分辨率,還有高清晰度顯示及彩色VST、輕辦公、空間視頻、巨幕觀(guān)影、MR游戲等功能。

“從目前玩出夢(mèng)想產(chǎn)品功能來(lái)看,基本與蘋(píng)果保持一致,蘋(píng)果Vision Pro所以覆蓋的應用場(chǎng)景,在他們即將推出的新一代產(chǎn)品中,也能體驗”。有爆料稱(chēng)。

清晰的畫(huà)面,難辨虛實(shí)的房間,真實(shí)觀(guān)感的打斗……這些才能讓人直觀(guān)地感受到空間計算時(shí)代的“魔力”,才能攜手將這扇門(mén)開(kāi)得更大,讓這股風(fēng)吹得更勁。

空間與時(shí)間

在外界對Vision Pro的評價(jià)中,“貴”被多次提及。官網(wǎng)顯示,其推出了256GB、512GB和1TB三個(gè)版本,售價(jià)分別為3499美元、3699美元和3899美元,約合人民幣2.5萬(wàn)到2.8萬(wàn)元,在同業(yè)中可謂一騎絕塵。

在高定價(jià)背后,有著(zhù)一個(gè)有關(guān)“空間與時(shí)間”的相對論。

任何一個(gè)創(chuàng )新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,一個(gè)新賽道的孵化與崛起,都需要時(shí)間與空間。時(shí)間,指產(chǎn)品的迭代創(chuàng )新,產(chǎn)業(yè)鏈的成熟與成本的降低需要時(shí)間;空間,指產(chǎn)品的推廣與普及,市場(chǎng)份額的提升為自身發(fā)展帶來(lái)空間。而很多時(shí)候,時(shí)間與空間可以相互轉換,時(shí)間可以換空間,空間也可以換時(shí)間。

在消費互聯(lián)網(wǎng)領(lǐng)域,比如共享出行、電商等,一般采用的是用空間換時(shí)間,再用時(shí)間換空間的打法。一開(kāi)始,用補貼、低價(jià)為自己爭取更大的競爭空間,擴大用戶(hù)規模,隨著(zhù)一定時(shí)間過(guò)去,用戶(hù)規模達到一定規模后提價(jià)、減少補貼,賺取利潤,增大自己的發(fā)展空間。

與之相反,科技產(chǎn)品研發(fā)成本高,且不確定性強,采用的方式多是用時(shí)間換空間,再用空間換時(shí)間,比如新能源汽車(chē)、掃地機器人,前期專(zhuān)注研發(fā)與產(chǎn)業(yè)鏈的培育,定價(jià)貼著(zhù)成本乃至在成本 價(jià)之上,隨著(zhù)用戶(hù)規模擴大、供應鏈成熟,成本降低,產(chǎn)品逐漸有了降價(jià)空間。

△蘋(píng)果VisionPro展示

在蘋(píng)果七年磨一劍,推出第一款空間計算產(chǎn)品Vision Pro引發(fā)全球熱議前,這個(gè)賽道的大廠(chǎng)們如Meta、字節旗下的PICO等選擇的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產(chǎn)品路線(xiàn),試圖用低價(jià)快速搶占市場(chǎng)份額,但效果并不理想,近兩年逐漸冷靜下來(lái),放棄打補貼戰。

來(lái)自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基因讓它們患上了路徑依賴(lài),忽略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產(chǎn)品與科技產(chǎn)品的行業(yè)差異,在用戶(hù)仍然存在巨大認知鴻溝的情況下,用低價(jià)將硬件、軟件、內容生態(tài)上不完善的產(chǎn)品推向市場(chǎng),讓部分用戶(hù)對行業(yè)形成了“不過(guò)如此”的偏見(jiàn),不利于行業(yè)的長(cháng)遠發(fā)展。

從這個(gè)角度來(lái)看,一款創(chuàng )新性的產(chǎn)品在走向市場(chǎng)需要遵循行業(yè)發(fā)展周期與用戶(hù)普及路徑,創(chuàng )新與市場(chǎng)策略的步調要保持一致。

對科技產(chǎn)品來(lái)說(shuō),“空間與時(shí)間的相對論”是以高定價(jià)換時(shí)間,以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和產(chǎn)品迭代換空間。

讓風(fēng)刮下去

蘋(píng)果Vision Pro的發(fā)布,讓行業(yè)達成了共識,有了可共同發(fā)力的方向。對于創(chuàng )新來(lái)說(shuō),方向同樣是決定成敗的關(guān)鍵。比如在新能源汽車(chē)上,豐田押注的是氫能源,隨著(zhù)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成為主流浪潮,逐漸在汽車(chē)行業(yè)的競爭中節節敗退。

巨頭的入局,影響是無(wú)法想象的。一是市場(chǎng)層面的用戶(hù)培育,讓更多用戶(hù)關(guān)注到空間計算這一領(lǐng)域;二是堅定其他廠(chǎng)商和資本在空間計算領(lǐng)域的投入。IDC曾表示,由于Meta的Quest 3和蘋(píng)果的Vision Pro的推出,2024年將成為“巨大復蘇”的一年,增長(cháng)率將達到46%。

不過(guò)任何一個(gè)創(chuàng )新賽道的拓展,依靠的都不會(huì )只是大廠(chǎng),還需要無(wú)數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的加入。如果說(shuō)大廠(chǎng)起著(zhù)引領(lǐng)作用,那么中小廠(chǎng)們就憑借著(zhù)各自的創(chuàng )新,把賽道持續拓寬。

空間計算提供了一種新的交互方式,可與多種場(chǎng)景、多個(gè)行業(yè)做融合,比如游戲、觀(guān)影等娛樂(lè )行業(yè),比如文旅、教培等行業(yè),比如制造業(yè)生產(chǎn)流程優(yōu)化,比如機器人等等,為眾多中小廠(chǎng)商的進(jìn)入和發(fā)展提供了機會(huì )。

同時(shí),隨著(zhù)它們在這些領(lǐng)域的拓展,空間計算時(shí)代也將全面來(lái)臨,影響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,正如PC、手機那樣。

△蘋(píng)果VisionPro展示

不過(guò)需要注意的是,當下空間計算行業(yè)尚未成熟,技術(shù)和產(chǎn)品仍需要迭代,用戶(hù)心智、供應鏈仍需要培育,一切都不能操之過(guò)急,尤其是創(chuàng )業(yè)企業(yè)。對這些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和創(chuàng )新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要持續發(fā)展有三個(gè)不可或缺的關(guān)鍵。

一、需要創(chuàng )業(yè)者自己對賽道有堅定的認知,堅持研發(fā)為先,也有做產(chǎn)品和市場(chǎng)的敏銳度,如玩出夢(mèng)想創(chuàng )始人、CEO黃鋒所說(shuō),要在戰略層面“戰略性等待”,保持冷靜及對技術(shù)的敏感性,保持自己的節奏,在市場(chǎng)還未到來(lái)之際,夯實(shí)產(chǎn)研能力,最終用產(chǎn)品打開(kāi)局面。

進(jìn)入空間計算行業(yè)后,黃鋒對喬布斯所說(shuō)的“站在科技與人文的十字路口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,并將其概括為T(mén)PMF(Technology Product Market Fit),即技術(shù)、產(chǎn)品、市場(chǎng)契合度。“很多技術(shù)不成熟的時(shí)候,我們要等待,等到一切準備好才能推動(dòng)這個(gè)行業(yè)跨越用戶(hù)鴻溝。”

如他所說(shuō),隨著(zhù)蘋(píng)果在前引路,創(chuàng )新企業(yè)的業(yè)務(wù)與產(chǎn)品發(fā)展要分步走:第一步是跟進(jìn),這一代空間計算設備的使命是證明自己的創(chuàng )新能力,做好用戶(hù)口碑,跑通供應鏈和內容生態(tài);第二步是拓寬渠道,積累核心用戶(hù),再逐漸實(shí)現口碑與用戶(hù)破圈。

二、政策的支持。當下,我國新能源汽車(chē)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領(lǐng)先全球,就離不開(kāi)國家政策的鼓勵與支持。作為桌面計算(PC)、移動(dòng)計算(手機)之后的“新一代計算范式”,空間計算的發(fā)展同樣離不開(kāi)政策的支持,賦能?chē)鴥葘?zhuān)注于空間計算行業(yè)的創(chuàng )新型企業(yè)。

據媒體統計,截至2023年,我國共有VR/AR相關(guān)政策217條,其中國家層面17條,包括2022年工信部等五部門(mén)聯(lián)合發(fā)布的《虛擬現實(shí)與行業(yè)應用融合發(fā)展行動(dòng)計劃(2022-2026年)》,提出到2026年我國虛擬現實(shí)產(chǎn)業(yè)總體規模(含軟硬件、應用等)超過(guò)3500億元。

三、需要資本耐心的陪伴,與消費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不同,高科技行業(yè)的產(chǎn)出周期長(cháng)。

“這個(gè)行業(yè)需要更大的投入,存在高度的不確定性,如果不奉行長(cháng)期主義,或者短期就需要回報的,就不太適合我們”,有業(yè)內高管曾表達了對資本的態(tài)度。

資本的介入,會(huì )加速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,但商業(yè)歷史上已經(jīng)有無(wú)數個(gè)因資本催生,一味追尋數據規模、盈利,盲目擴張而半路夭折的行業(yè)、企業(yè)。包括資本、硬件、內容、軟件開(kāi)發(fā)等在內的空間計算行業(yè)玩家都應該奉行長(cháng)期主義,盲目擴張所帶來(lái)的后遺癥需要更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修復。

一個(gè)行業(yè)或者產(chǎn)業(yè)的火爆,并不是某個(gè)巨頭入局之后就能盤(pán)活。它需要更多有智慧、有創(chuàng )造力的創(chuàng )新企業(yè)入局,輸入新鮮血液,需要政策與資本的幫助,如此才能讓這股風(fēng)持續刮下去。

結語(yǔ)

創(chuàng )新的時(shí)機很重要,快了可能是烈士,慢了沒(méi)有空間。如今,空間計算正恰逢其會(huì ),有巨頭在前引路,有技術(shù)上的創(chuàng )新,市場(chǎng)認知度也有一定程度提升,一切剛剛好。

科技行業(yè)渴求新的爆發(fā)點(diǎn)已久,伴隨蘋(píng)果、Meta、玩出夢(mèng)想、索尼以及高通等上下游越來(lái)越多企業(yè)的入局,以及資本的青睞、政策的扶持,空間計算這股風(fēng)還會(huì )刮下去,并很有可能撞開(kāi)一個(gè)時(shí)代。

這是一個(gè)拼技術(shù),拼定力,拼耐力的行業(yè),只有沉下心來(lái)做難而正確的事才有可能走到最后。

申請創(chuàng )業(yè)報道,分享創(chuàng )業(yè)好點(diǎn)子。點(diǎn)擊此處,共同探討創(chuàng )業(yè)新機遇!

相關(guān)文章

編輯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