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創(chuàng )業(yè)頭條
  2. 創(chuàng )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
  3. 正文

在線(xiàn)教育2020:崩潰、理性與瘋狂

  域名預訂/競價(jià),好“米”不錯過(guò)

出品 | 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

作者 | 黃燕華

編輯 | 馮羽

提起2020年的在線(xiàn)教育,足以用“瘋狂”二字來(lái)形容。

這一年,有玩家在短短7個(gè)月內累計吸金32億美元,也有10家機構在2個(gè)月內的市場(chǎng)投放額超100億元。

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瘋狂撈金,也讓在線(xiàn)教育一改往年的低調,開(kāi)始脫胎換骨。

瘋狂攬客、燒錢(qián)投放,以虧損換規模,這些互聯(lián)網(wǎng)圈的常見(jiàn)套路似乎讓教育這個(gè)慢賽道“快”起來(lái)了——疫情也讓他們紛紛上演了一場(chǎng)反轉故事,虛張聲勢的投機者很快斷流退場(chǎng),而身懷絕技的玩家則在這個(gè)動(dòng)蕩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中,將優(yōu)勢極速放大,并憑借彎道超車(chē)構建起旁人一時(shí)難以逾越的護城河。

要知道,在這個(gè)爭分奪秒的賽場(chǎng),一時(shí)的落后,喪失的恐怕不僅是先機,更是真金白銀換來(lái)的身位差距。

而這還只是在線(xiàn)教育的陽(yáng)光一面。

另一面,則是在線(xiàn)教育玩家們博弈與廝殺的角斗場(chǎng)。

今年年初,線(xiàn)下教培的慘痛經(jīng)歷自不必說(shuō),就連頗受資本追捧的在線(xiàn)教育也難逃市場(chǎng)的殘酷定律——獲客、規模、盈利,這些都是教育行業(yè)的生死線(xiàn)。

倒閉、*、裁員、造假......為了生存,他們無(wú)所不用其極,但仍有機構僅1個(gè)季度的凈虧損額就接近10億元。

前路昏暗,但索性仍有遙遠的微光。望向2021,教育人需要做的,不過(guò)是繼續撥開(kāi)迷霧,走到下一段光明大道上去。

1

花錢(qián)容易,賺錢(qián)難

2020年的在線(xiàn)教育,可謂狂熱之極。

數據顯示,2020年1-11月,在線(xiàn)教育行業(yè)共披露89起融資事件,雖較去年同期的136起融資事件減少了35%,但融資總額卻高達近388億元,較去年同期的109億元激增257%。

不過(guò),這份“狂熱”卻只屬于各細分賽道的頭部玩家。

1.頭部玩家“拿錢(qián)”容易

最吸金的賽道,當屬K12在線(xiàn)教育 。

今年3月猿輔導融資10億美元,6月作業(yè)幫獲投7.5億美元,9月掌門(mén)教育融資超4億美元,10月猿輔導再次獲投22億美元......僅猿輔導、作業(yè)幫和掌門(mén)教育等三家頭部機構合計吸金超過(guò)43.5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284.3億元),占到過(guò)去11個(gè)月在線(xiàn)教育行業(yè)融資總額的73.27%,而這還不包括好未來(lái)11月從二級市場(chǎng)募資的15億美元。

此外,大量的資金也涌入在線(xiàn)數理思維賽道 。

據統計,2020年數理思維賽道僅披露了6起融資事件,其中就有4起融資由火花思維和豌豆思維兩家頭部機構產(chǎn)生,占比2/3——火花思維今年4月、8月和10月分別完成3000萬(wàn)美元、1.5億美元和1億美元融資,豌豆思維則在11月拿到1.8億美元融資,可以說(shuō)幾乎包攬了整個(gè)數理思維賽道的融資。

第三大吸金賽道是在線(xiàn)少兒英語(yǔ) 。

據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統計,在過(guò)去的11個(gè)月里,在線(xiàn)少兒英語(yǔ)賽道共產(chǎn)生6筆融資,且單筆融資均為億元級別,其中有4筆融資來(lái)自主打在線(xiàn)一對一的伴魚(yú)和阿卡索,另外2筆分別來(lái)自專(zhuān)注在線(xiàn)小班課的鯨魚(yú)外教培優(yōu)和主打AI課的叮咚課堂。

緊隨在線(xiàn)少兒英語(yǔ)的則是在線(xiàn)少兒編程賽道 。

據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統計,今年年初至今,在線(xiàn)少兒編程賽道僅披露了8起融資事件,其中有半數融資事件由頭部機構產(chǎn)生,而編程貓今年更是以?xún)奢喗?6億元的融資金額領(lǐng)跑整個(gè)賽道,占比超過(guò)80%。

當然,還有另一個(gè)容易被忽視的賽道——在線(xiàn)職業(yè)教育,其熱度雖不及18歲及以下人群的教育賽道,但這并不妨礙它受資本青睞。

今年2月,技術(shù)社區及在線(xiàn)技術(shù)培訓平臺51CTO融資2000萬(wàn)美元;4月,奈學(xué)教育獲投數千萬(wàn)元;5月,青椒課堂融資近千萬(wàn)元;8月,開(kāi)課吧獲投5.5億元。

除了在線(xiàn)輔導項目吸金,教育信息化項目同樣獲得資本力捧。

4個(gè)月內,翼鷗教育獲投兩輪,分別為7月的數千萬(wàn)美元B輪融資和11月2.65億美元C輪融資;而百家云也在一個(gè)月內斬獲兩筆融資,分別為1.78億元的B輪融資和9300萬(wàn)元B+輪融資;此外,10月下旬,小鵝通也宣布其已獲得騰訊數億元C輪融資。

2.頭部玩家“花錢(qián)”更容易

比起狂融資,頭部玩家的超高營(yíng)銷(xiāo)投入也許更令人咋舌。

在今年暑期營(yíng)銷(xiāo)大戰開(kāi)打之前,有道精品課和作業(yè)幫兩家頭部機構不惜重金請代言人。先是4月15日有道精品課官宣中國女排總教練郎平成為其品牌代言人,緊接著(zhù)4月17日作業(yè)幫宣布中國女排成為其代言人。

“網(wǎng)校就上學(xué)而思”“作業(yè)幫累計用戶(hù)超8億”“猿輔導在線(xiàn)教育全國累計用戶(hù)突破4億”......進(jìn)入2020年,在線(xiàn)教育的廣告以“狂轟濫炸”的方式出現在朋友圈、抖音和頭條等線(xiàn)上平臺,以及地鐵、公交與電梯等線(xiàn)下公共場(chǎng)所。一個(gè)基本事實(shí)是,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間的生源爭奪戰正在從線(xiàn)上打到線(xiàn)下,從一二線(xiàn)城市向下沉市場(chǎng)蔓延。

而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們紛紛發(fā)力“暑期檔”,也將這場(chǎng)“撒錢(qián)”大戰推向新高潮。

據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了解,僅今年7、8月份,前10家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的市場(chǎng)投放額大概率超過(guò)100億元。而這一推斷也可從跟誰(shuí)學(xué)和網(wǎng)易有道兩家三季報一窺究竟。

今年三季度(含暑期兩個(gè)月),跟誰(shuí)學(xué)的銷(xiāo)售費用高達20.56億元,同比大增超5倍;網(wǎng)易有道的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總費用也達到了11.48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近4倍,為其2020年以來(lái)最大的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投入。

盡管進(jìn)入秋季,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間的營(yíng)銷(xiāo)大戰勢頭稍有放緩,但也足以引發(fā)外界熱議。

知情人士向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提供的數據顯示,今年9月初,幾家頭部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僅在抖音平臺上的日均投放額便都超過(guò)了300萬(wàn)元。其中,猿輔導投放最猛,日均投放高達927萬(wàn)元。到10月中旬,猿輔導的這一數字被更新為近1400萬(wàn)元,作業(yè)幫同期的投放額也從357萬(wàn)元上升到800多萬(wàn)元,翻了至少兩倍。

相比之下,在線(xiàn)啟蒙教育賽道雖在熱度、規模等方面有所不及,但這并不影響外界對它的高關(guān)注度。

今年以來(lái),斑馬AI、瓜瓜龍啟蒙和騰訊開(kāi)心鼠等三家頭部機構持續大規模投放廣告。根據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從知情人士處了解,9月份,斑馬AI僅在抖音等線(xiàn)上效果類(lèi)媒體上的日均投放量就達到600萬(wàn)元左右,一個(gè)月下來(lái)投放額接近2個(gè)億。

3.玩家“賺錢(qián)”難,要持續賺錢(qián)更難

然而,高融資、高投入換來(lái)的卻是無(wú)盡的虧損。

即便是曾一度實(shí)現多季盈利的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,最終也難逃虧損命運。

新東方在線(xiàn)是較早就實(shí)現盈利的在線(xiàn)教育公司。公開(kāi)數據顯示,2016財年、2017財年,新東方在線(xiàn)總營(yíng)收分別為3.3億元、4.5億元;凈利潤分別為5955.1萬(wàn)元、9221.2萬(wàn)元。隨后三個(gè)財年,該公司營(yíng)收雖仍保持增長(cháng)勢頭,但凈利潤卻連續下滑,于2019財年首次轉虧,在2020財年的虧損更是一度擴大到7.6億元。

另一個(gè)典型例子是跟誰(shuí)學(xué)。自2018年以來(lái),跟誰(shuí)學(xué)已連續8個(gè)季度實(shí)現規?;?,凈收入連續6個(gè)季度增長(cháng)超4.5倍。然而,該公司在今年第三季度的凈虧損額卻高達9.3億元,同比大幅轉虧。

2

倒閉向左,裁員向右

事實(shí)上,在線(xiàn)教育的故事不止是令人津津樂(lè )道的瘋狂,也有更多在線(xiàn)教育企業(yè)們不愿提及的一面。

人人都說(shuō)疫情帶火了在線(xiàn)教育,但同時(shí),它也成為壓倒某些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最先宣告倒下的在線(xiàn)教育公司是明兮大語(yǔ)文。今年2月,明兮大語(yǔ)文創(chuàng )始人王嘉樹(shù)在《致明兮家長(cháng)的一封信》中表示,“明兮語(yǔ)文由于資金發(fā)生困難,目前公司已經(jīng)停止運營(yíng),很抱歉在這個(gè)舉國艱難的時(shí)刻,明兮沒(méi)能走過(guò)這個(gè)冬天。”

無(wú)獨有偶,另一家在線(xiàn)教育公司柚子練琴也于11月30日通過(guò)官方微信發(fā)公告稱(chēng),由于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和經(jīng)營(yíng)不善,企業(yè)一直處于虧損狀態(tài),并出現現金流斷裂、資不抵債,無(wú)法繼續經(jīng)營(yíng)等情況,已啟動(dòng)破產(chǎn)清算程序。

當然,有些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雖未倒下,但卻走上了“*”之路。

今年8月,字節跳動(dòng)宣布收購在線(xiàn)數理思維教育公司“你拍一”,收購完成后,后者將保持獨立運營(yíng),前者將在技術(shù)、品牌及資本層面提供支持。

而另一家在線(xiàn)少兒英語(yǔ)機構魔力耳朵的命運同樣如此。天眼查App顯示,魔力耳朵已于10月15日正式完成了工商變更,豌豆思維成為魔力耳朵唯一控股股東,持股比例100%。此前持股42.585%的猿輔導、持股23.018%的魔力耳朵創(chuàng )始人金磊等均已退出股東隊列。

還有一些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則通過(guò)裁員“斷臂求生”。

比如,曾受資本市場(chǎng)青睞的在線(xiàn)教育明星企業(yè)DaDa。據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了解,今年3月,DaDa有數名員工爆料稱(chēng),他們遭遇了不公平降薪、裁員,甚至被公司轉走名下會(huì )員,當時(shí)僅北京分公司離職人員就超過(guò)百人。

無(wú)獨有偶。據媒體報道,今年5月,在線(xiàn)留學(xué)語(yǔ)培機構小站教育也有多名員工爆料,稱(chēng)公司要求數百名老師由全職轉為兼職。同時(shí),在離職賠償方面還存在不合理之處。

當然,也有一些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出于戰略層面的考慮,做出了換帥決定。

今年4月,在線(xiàn)教育公司小盒科技發(fā)布組織架構調整內部公告稱(chēng),由公司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兼CPO賈曉明出任CEO,劉夜不再擔任CEO。

而上個(gè)月,樸新教育在發(fā)布的《關(guān)于樸新網(wǎng)校業(yè)務(wù)剝離的通知》中表示,將樸新網(wǎng)校從集團剝離,樸新網(wǎng)校原有業(yè)務(wù)將由跟誰(shuí)學(xué)全面接管。這無(wú)疑意味著(zhù)樸新網(wǎng)校“易主”。

除了“*”之外,教育圈還曾出現過(guò)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“自爆”。

今年4月,好未來(lái)發(fā)布公告稱(chēng),在公司例行內部審計中發(fā)現其下屬新業(yè)務(wù)線(xiàn)“輕課”業(yè)務(wù)的某位員工存在違反公司行為準則的不法行為。公告提到,該問(wèn)題員工與外部供應商合謀通過(guò)偽造合同及其他文件的方式虛增輕課業(yè)務(wù)的銷(xiāo)售收入。而輕課業(yè)務(wù)約占截至2020年2月29日的2020財年整體預計收入的3%-4%。此消息一出,也迅速引發(fā)一波熱議。

事實(shí)上,無(wú)論是*,裁員,抑或是自曝造假,更多可理解為企業(yè)的一種自救行為。而與之相對應的還有企業(yè)基于外部環(huán)境作出的無(wú)奈之舉。

今年以來(lái),跟誰(shuí)學(xué)遭遇多家知名空頭機構圍獵。其雖憑借收入持續高增長(cháng)以及連續盈利的業(yè)績(jì),先后擊退了來(lái)自灰熊、香櫞、天蝎及渾水等四家空頭機構的12次做空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目前跟誰(shuí)學(xué)仍處于做空機構的“監視”中,且并未消除外界對其業(yè)績(jì)高增長(cháng)的質(zhì)疑。未來(lái),跟誰(shuí)學(xué)還需要更多時(shí)間來(lái)自證“清白”。

當然,需要向外界自證實(shí)力的還有失意的滬江。

天眼查數據顯示,今年2月,上海佳課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司法協(xié)助協(xié)議,其大股東滬江教育科技(上海)股份有限公司價(jià)值257.3萬(wàn)元的股權、其它投資權益遭到凍結,執行法院為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,凍結期限自2020年2月11日至2023年2月10日。

盡管對此滬江回應稱(chēng),上述消息是關(guān)于一*前財產(chǎn)保全,并非對判決的執行,但該消息對滬江造成的負面影響顯然無(wú)法“抹去”。

相比滬江,海風(fēng)教育及其創(chuàng )始人今年的境遇或許更令人唏噓。

天眼查數據顯示,今年7月,海風(fēng)教育所屬公司上海風(fēng)創(chuàng )信息咨詢(xún)有限公司被上海市崇明區人民法院公布為失信被執行人,即“老賴(lài)”。而到了11月,該公司又新增了多條限制消費令。

此外,其創(chuàng )始人鄭文丞也多次收到限制消費令。據天眼查,今年5月、7月、8月、9月及10月均有不同申請人申請執行與該公司的糾紛,該公司均未能按執行通知書(shū)履行給付義務(wù),而被下發(fā)限制消費令。目前,該公司名下已累計11條限制消費令。

3

難獲客,回本慢

誠然,行業(yè)過(guò)往問(wèn)題需要正視,但橫亙在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們面前的難題顯然也不容忽視。

“在每個(gè)機構每年投入幾十億搶占市場(chǎng)的情況之下,大家發(fā)現新東方是沒(méi)有聲音的,為什么呢?因為我發(fā)現怎么擺模型,都有兩件事情解決不了。”日前,新東方創(chuàng )始人俞敏洪在一次公開(kāi)講話(huà)中如是說(shuō)道。

一是獲客成本降不下來(lái)。 在俞敏洪看來(lái),“到現在基本所有機構的獲客成本都在一年學(xué)生總收入的一半以上,56%是少的甚至有的機構到了100%,不管做的是哪個(gè)在線(xiàn)教育,比如說(shuō)以大班模式為例,大班模式的獲課成本現在平均是3000-4000元一個(gè)學(xué)生,而一個(gè)學(xué)生一年能收到的總費用也是30004000元。”

二是續班率問(wèn)題難解決。 “大家呈現給外界的數據是續班率達到80%以上,有的甚至達到90%了,也就是100個(gè)中小學(xué)生聽(tīng)了他們的課后,還會(huì )有85個(gè)交正價(jià)課的學(xué)費。但是,我覺(jué)得這是為了給投資人看的,新東方用最牛的老師反復試驗,平均也就是70%左右,我相信業(yè)界的平均數不會(huì )超過(guò)75%。

續報不超過(guò)70%,這樣每續班一次學(xué)生就會(huì )流失25%,一年續報兩次流失50%的學(xué)生。如此一來(lái),一共花掉50%的招新費用,這邊又丟掉了50%的學(xué)生,意味著(zhù)一年以后學(xué)費將一分錢(qián)不剩,但是機構還要支付老師工資、科研費用、產(chǎn)品研發(fā)以及系統維護等費用。”俞敏洪坦言。

遭遇集體性難題的不止K12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們,還有一眾在線(xiàn)少兒英語(yǔ)機構。

“在線(xiàn)少兒英語(yǔ)機構普遍面臨‘投產(chǎn)比走低’的窘境。”此前,有業(yè)內人士對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表示,2019年之前在線(xiàn)少兒英語(yǔ)機構廣告投放一個(gè)億,也許能收回3-5倍的銷(xiāo)售額,現在投放一個(gè)億,投產(chǎn)比能否為正都難以保證。

而如何在財務(wù)健康基礎上實(shí)現規?;鲩L(cháng),也是擺在在線(xiàn)少兒英語(yǔ)機構們面前的一大難題。

伴魚(yú)創(chuàng )始人兼CEO黃河向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坦言,今年不少K12賽道企業(yè)從初高中向下探做啟蒙教育已是常態(tài),這已與在線(xiàn)少兒英語(yǔ)企業(yè)形成競爭,少兒英語(yǔ)企業(yè)如何在占據入口流量?jì)?yōu)勢上擴科擴年齡段建矩陣,延長(cháng)LTV(用戶(hù)生命周期價(jià)值)是抗衡的關(guān)鍵。

除此之外,在線(xiàn)少兒編程機構們同樣存在集體性“煩擾”。

“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緊缺成為橫亙在少兒編程機構們面前的一個(gè)難題。”上個(gè)月,有業(yè)內人士對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說(shuō)道,目前比較難從社會(huì )上找到能運營(yíng)少兒編程項目的人才,基本都得從零開(kāi)始培養,而這類(lèi)人才的培養顯然需要較長(cháng)時(shí)間。

困擾少兒編程機構們的另一個(gè)難題則是續費率問(wèn)題。要知道,長(cháng)期將少兒編程作為孩子每年必學(xué)科目的家長(cháng)只占少數。“有些父母讓孩子學(xué)編程,更多是為了嘗鮮,達到接觸和學(xué)習的目的就夠了,可能不會(huì )選擇續費。”

此外,缺少衡量學(xué)習評價(jià)體系也是少兒編程行業(yè)目前面臨的重要挑戰之一。

核桃編程創(chuàng )始人兼CEO曾鵬軒告訴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,很多時(shí)候青少年編程教育學(xué)習成果難以量化,亟需建立科學(xué)客觀(guān)的評價(jià)系統,可視化、直觀(guān)地反映學(xué)生在某個(gè)階段的學(xué)習情況。與K12學(xué)科教育不同,家長(cháng)可以通過(guò)孩子的學(xué)習成績(jì)直觀(guān)判斷學(xué)習效果,但少兒編程學(xué)習除了等級考試和國家級賽事,暫時(shí)無(wú)法以直觀(guān)的書(shū)面成績(jì)來(lái)衡量學(xué)習效果。

當然,在線(xiàn)職業(yè)教育機構們的目標受眾雖是成人,但這并不意味著(zhù)它們沒(méi)有難啃的骨頭。

如何提升用戶(hù)留存和忠誠度是在線(xiàn)職業(yè)教育機構們面臨的一大難題。一位不愿具名的在線(xiàn)職業(yè)教育行業(yè)資深人士對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表示,一方面,成人的自主性更強,他們在在線(xiàn)學(xué)習的過(guò)程中如果不能堅持,或者不喜歡該名老師,就會(huì )離開(kāi)在線(xiàn)課堂;另一方面,成人有工作和家庭雙重壓力,很難堅持學(xué)習。

上述人士還提到,在線(xiàn)職業(yè)教育機構普遍采取的是大班課的教學(xué)方式,這會(huì )存在個(gè)性化不足以及每個(gè)學(xué)生跟老師之間互動(dòng)不足的問(wèn)題。

除了TO C類(lèi)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面臨集體性難題,TO B類(lèi)教育SaaS服務(wù)商們同樣存在待解難題。

如何滿(mǎn)足客戶(hù)多樣化的需求是橫在教育SaaS服務(wù)商們面前的一道難關(guān)。百家云總裁馬義向「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」表示,不同教育細分賽道、不同客戶(hù)個(gè)性化的需求多且差異較大。此外,教培行業(yè)在交付過(guò)程中服務(wù)也十分重要,從線(xiàn)下到線(xiàn)上,會(huì )有大班課、小班課及一對一等多種場(chǎng)景。“目前,教育SaaS服務(wù)商在復原線(xiàn)下教學(xué)場(chǎng)景到線(xiàn)上還不夠完善,保守估計現在只實(shí)現了20%-30%。”

教育SaaS服務(wù)商們的另一道難關(guān)則來(lái)自于新技術(shù)涌現帶來(lái)的成本壓力。馬義表示,課程體驗直接影響教育機構的口碑和學(xué)生留存率,所以客戶(hù)在選擇音視頻技術(shù)提供商時(shí),勢必會(huì )將產(chǎn)品和技術(shù)實(shí)力放在第一位。不管是音視頻底層技術(shù),還是AI、5G等新技術(shù),在技術(shù)跟進(jìn)方面,都需要投入大量的試錯成本。服務(wù)商們要把握技術(shù)的特點(diǎn)、做產(chǎn)品預判,都需要極大的成本。“如果你預判錯了,就無(wú)法跟上客戶(hù)和行業(yè)的腳步。”

4

結 語(yǔ)

誠然,在線(xiàn)教育的瘋狂讓外界對行業(yè)保持著(zhù)極高的關(guān)注度,也確實(shí)吸引著(zhù)大量?jì)?yōu)秀人才涌入。但毫無(wú)例外的是,瘋狂總會(huì )過(guò)去,理性終將回歸。

最后,送上教育人眼中的在線(xiàn)教育2020:

火花思維創(chuàng )始人兼CEO 羅劍

2020年疫情揭露了兩大現象——其一,學(xué)生天然有在線(xiàn)學(xué)習的需求;其二,資本由于缺乏優(yōu)質(zhì)標的,因此大量涌入在線(xiàn)教育賽道。

在這兩者的助推下,2020年是在線(xiàn)教育加速分化的一年。目前馬太效應已十分明顯——頭部機構融了巨額資金,在有足夠底氣打磨產(chǎn)品的同時(shí),也有很大決心做前端的獲客和品牌;而中小型在線(xiàn)教育公司在頭部機構的壓力下,無(wú)論在課程開(kāi)發(fā)上還是前端獲客、品牌上,都已難以跟進(jìn)。

2021年將會(huì )延續這樣的分化——頭部機構加速前進(jìn),甚至邁入IPO,中小型機構被淘汰或并購。而前幾年通過(guò)燒錢(qián)獲得一定學(xué)員規模和資金儲備但模型不健康的機構則會(huì )選擇加速轉型。

伴魚(yú)創(chuàng )始人兼CEO 黃河

一直以來(lái),在線(xiàn)教育就是一個(gè)朝陽(yáng)行業(yè),不過(guò)今年由于疫情影響,進(jìn)一步催生了整個(gè)行業(yè)的快速發(fā)展。具體表現在資本持續看好、頭部競爭加劇及入局門(mén)檻變高等。這些表現說(shuō)明了在線(xiàn)教育目前的競爭格局已經(jīng)愈發(fā)明朗,資本多往頭部聚焦,且數額大、筆數小。腰部、尾部的公司已經(jīng)在被逐漸淘汰,呈消失勢態(tài),對新入局者來(lái)說(shuō),行業(yè)門(mén)檻變高。

2021年,整個(gè)在線(xiàn)教育行業(yè)的競爭格局將會(huì )更加清晰,只剩下頭部玩家的角逐,競爭也會(huì )更加激烈。比如,K12領(lǐng)域會(huì )加大對啟蒙、低齡段的布局,在線(xiàn)少兒領(lǐng)域慢慢會(huì )往K12、高齡段布局,整個(gè)行業(yè)將開(kāi)始呈現全年齡段、全學(xué)科覆蓋的趨勢,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,也將出現越來(lái)越多的創(chuàng )新差異化打法。

核桃編程創(chuàng )始人兼CEO 曾鵬軒

2020年,疫情的發(fā)生極大促進(jìn)了在線(xiàn)教育的普及,讓大量過(guò)去對在線(xiàn)教育不了解、不接受的家長(cháng),開(kāi)始體驗在線(xiàn)教育,習慣在線(xiàn)教育。如果說(shuō)過(guò)去接受在線(xiàn)教育的家長(cháng)占20%,經(jīng)過(guò)這一波市場(chǎng)教育,這個(gè)數字很可能會(huì )變成50%。而我國少兒編程行業(yè)在趨勢和政策的驅動(dòng)下,逐漸取得社會(huì )認可,獲得了越來(lái)越多家長(cháng)的關(guān)注。

2021年,在線(xiàn)教育的滲透率會(huì )進(jìn)一步提升,特別是下沉市場(chǎng)。相比競爭激烈的一二線(xiàn)城市,三四線(xiàn)城市下沉市場(chǎng)有著(zhù)更大的開(kāi)發(fā)潛力,或許會(huì )成為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的挖掘重點(diǎn)。但這也給行業(yè)帶來(lái)了一些挑戰。就核桃編程而言,目前我們三線(xiàn)及以下城市的用戶(hù)占比約30%。

與此同時(shí),在線(xiàn)教育行業(yè)的集中度也會(huì )進(jìn)一步提升,市場(chǎng)資源在向頭部企業(yè)傾斜聚攏,行業(yè)馬太效應愈發(fā)凸顯,部分企業(yè)也將在行業(yè)洗牌中面臨市場(chǎng)的優(yōu)勝劣汰。

對啊網(wǎng)創(chuàng )始人兼CEO 欒建莛

從在線(xiàn)教育整體市場(chǎng)來(lái)看,2020年是在線(xiàn)教育在競爭紅海中重新洗牌的一年。資本市場(chǎng)看好,巨頭紛紛入局,流量爭奪大戰……在線(xiàn)教育似乎在資本寒冬中迎來(lái)暖陽(yáng),但越來(lái)越多的入局者也讓在線(xiàn)教育這條賽道過(guò)分擁擠,甚至陷入內卷,而資本的傾注和廝殺也讓賽道逐漸呈現出馬太效應。

但相比K12和少兒教育,職業(yè)教育賽道相對寬松,受眾面廣。對啊網(wǎng)目前已拓展財會(huì )、教師和自考等十四大泛職場(chǎng)教育品類(lèi),總注冊用戶(hù)數2800余萬(wàn),總裝機用戶(hù)數超5000萬(wàn),用戶(hù)數連續3年高速增長(cháng)。我們相信,全科競爭將會(huì )成為未來(lái)職教賽道的常態(tài)。2021年有可能會(huì )成為在線(xiàn)教育的“賽點(diǎn)之年”,作為局中人,我們秣兵歷馬,拭目以待!

百家云總裁 馬義

疫情帶來(lái)的“場(chǎng)景線(xiàn)上化”,讓各行各業(yè)對在線(xiàn)音視頻服務(wù)需求出現爆發(fā)式增長(cháng),也讓支撐線(xiàn)上服務(wù)的底層技術(shù)日益受到重視。對教育領(lǐng)域而言,這種變革尤為強烈——年初的停課不停學(xué)為教育行業(yè)帶來(lái)了流量洪峰,也將在線(xiàn)教育行業(yè)推到了臺前。

一方面,受大環(huán)境影響,未來(lái)教育SaaS賽道將進(jìn)一步發(fā)展,行業(yè)增速將達到50%以上,甚至可能會(huì )更高。另一方面,線(xiàn)上化將從單純的采用一套直播工具,到教輔過(guò)程全面線(xiàn)上化轉變。未來(lái)教育內容、教育交付環(huán)節及運營(yíng)服務(wù)等都會(huì )進(jìn)一步融合迭代,產(chǎn)生新的業(yè)務(wù)形成線(xiàn)上化閉環(huán)。

藍象資本創(chuàng )始合伙人 寧柏宇

2020年的疫情讓在線(xiàn)教育成為教育消費者和教育供給方的新共識,頭部項目吸引到海量基金入局,勢必會(huì )帶入更多優(yōu)秀人才進(jìn)入教育產(chǎn)業(yè)。教育產(chǎn)業(yè)競爭加劇,各個(gè)細分領(lǐng)域都開(kāi)始有優(yōu)秀人才關(guān)注,在線(xiàn)教育的早期投資標準迅速提升。

2021年開(kāi)始還會(huì )有在線(xiàn)教育公司登陸資本市場(chǎng),繼續吸引資金,提升行業(yè)標準,同時(shí)溢出優(yōu)秀人才,繁榮創(chuàng )投市場(chǎng)。5G基礎建設會(huì )在2023年前完成,可能帶來(lái)全新的空間互聯(lián)網(wǎng)機會(huì ),教育作為其中的重要主題會(huì )有更多數字化的延展空間。K12教育的新玩法,職業(yè)教育次第發(fā)展、教育產(chǎn)業(yè)企業(yè)服務(wù)和學(xué)校數字化服務(wù)被資本市場(chǎng)驗證,都會(huì )帶來(lái)新的投資機會(huì )。

北塔資本創(chuàng )始合伙人 沈文博

用三個(gè)詞,描述我眼中的在線(xiàn)教育2020——巨門(mén)化祿,冰火兩重天,短視頻直播教育元年。

巨門(mén)化祿:在恐慌彌漫信心匱乏的疫情初期,那些為“停課不停學(xué)”提供了品牌安全感和規?;瘧苯M織能力的頭部在線(xiàn)教育企業(yè),收獲了用戶(hù)和資本的雙重青睞,馬太效應明顯。

冰火兩重天:相對應的,那些即便沒(méi)被疫情擊穿業(yè)務(wù),但未能在一二級市場(chǎng)獲得資本加持的玩家,將進(jìn)一步被頭部甩開(kāi)身位。

短視頻直播教育元年:2013伊始的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+教育元年”至今,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+”的創(chuàng )業(yè)與資本浪潮已入中局,2020我們定義為“短視頻直播+”與教育結合的元年,下一個(gè)7年的后浪,才剛剛開(kāi)始。

2021年,相信會(huì )有更多互聯(lián)網(wǎng)教育前浪公司上市或并購發(fā)生,給過(guò)去7年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和投資有個(gè)階段性交代。

真格教育基金創(chuàng )始合伙人 葛二爺

2020在線(xiàn)教育行業(yè)關(guān)鍵詞一是大額融資,在流動(dòng)性泛濫下的資產(chǎn)荒背景中,頭部機構拿走83%的資金。教育創(chuàng )業(yè)投資高潮已過(guò),PE和VC開(kāi)始批量掃貨、打掃戰場(chǎng);關(guān)鍵詞二是獲客大戰,但結果是虧損持續與CR4(行業(yè)前四名份額集中度)集中度首次擊破10%;關(guān)鍵詞三是倒閉與新生。在線(xiàn)教育和教育科技公司月新增2萬(wàn)家,教育行業(yè)不斷裂變出新供給者;關(guān)鍵詞四是教育OMO。OMO的核心是融合,一定不是線(xiàn)下向線(xiàn)上遷移或在線(xiàn)向線(xiàn)下賦能,而是在供需連三端達成效果和效率的最優(yōu)解。

在線(xiàn)教育未來(lái)可期,因為技術(shù)影響教育才剛剛開(kāi)始,同時(shí)教育是價(jià)值的創(chuàng )造,任何一個(gè)覆蓋百萬(wàn)用戶(hù)的市場(chǎng)都值得去創(chuàng )業(yè)和投資。此外,教育是一個(gè)永遠沒(méi)有被滿(mǎn)足的市場(chǎng),任何看似已經(jīng)有頭部機構的市場(chǎng)都可以從師資、內容和交付場(chǎng)景新供給切入并切走份額。

文章轉自公眾號:創(chuàng )業(yè)最前線(xiàn)(ID:chuangyezuiqianxian),作者黃燕華。

申請創(chuàng )業(yè)報道,分享創(chuàng )業(yè)好點(diǎn)子。點(diǎn)擊此處,共同探討創(chuàng )業(yè)新機遇!

相關(guān)文章

  • 優(yōu)路教育:以教學(xué)創(chuàng )新、技術(shù)研發(fā)、服務(wù)升級為驅動(dòng)力

    2023年,隨著(zhù)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回暖,“保就業(yè),穩增長(cháng),穩居民收入”成為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重要任務(wù)。自2022年下半年開(kāi)始,基礎建設投資政策密集發(fā)布,利好政策暖風(fēng)頻吹。而“擴大內需”戰略目標的實(shí)施,也將著(zhù)力點(diǎn)放在了制造業(yè)和新老基建方面。水利、公路、市政等板塊均迎來(lái)了新的利好政策,相應的,人才需求的提升已經(jīng)發(fā)展成為新

  • 為打造更適應用戶(hù)需求的產(chǎn)品及助力職業(yè)理想,優(yōu)路教育不懈努力

    3月25日至26日,對很多建筑行業(yè)的從業(yè)人士來(lái)說(shuō),是個(gè)忙碌的日子。2022年度一級建造師資格考試(補考)如期舉行,多個(gè)地區的考生紛紛走進(jìn)考場(chǎng)。2022年,受疫情等因素影響,很多地區發(fā)布了一級建造師考試計劃延緩公告,多地一建考生的備考時(shí)間也被拉長(cháng)。為了幫助延考考區的考生正常備考,優(yōu)路教育推出了專(zhuān)門(mén)針對

  • 圍繞多元化智慧課堂,優(yōu)路教育為學(xué)員搭建豐富學(xué)習場(chǎng)景

    近年來(lái),數字化在職業(yè)教育領(lǐng)域得到廣泛應用,跟隨線(xiàn)上教育的潮流,優(yōu)路教育開(kāi)展線(xiàn)上教學(xué),形成了線(xiàn)上和線(xiàn)下相結合的教學(xué)模式,并不斷創(chuàng )新和探索多樣化的教學(xué)場(chǎng)景。數字化和信息化向教育行業(yè)的普及,使教學(xué)課堂場(chǎng)景越來(lái)越多地向線(xiàn)上傾斜。通過(guò)手機、電腦等電子設備,只需要連接網(wǎng)絡(luò ),就能足不出戶(hù)地享受到跟線(xiàn)下課堂同等質(zhì)量

  • 多舉措維護消費者權益,重慶優(yōu)路教育助力提振消費信心

    隨著(zhù)經(jīng)濟復蘇節奏加速,為帶動(dòng)市場(chǎng)整體消費,著(zhù)力擴大內需,今年中國消費者協(xié)會(huì )確定2023年消費維權年主題為“提振消費信心”。為進(jìn)一步提振消費信心,激發(fā)消費潛力,打造更加安全放心的消費環(huán)境,3月11日,重慶市江北區2023年3·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宣傳咨詢(xún)活動(dòng)正式啟動(dòng)?!顒?dòng)現場(chǎng)重慶優(yōu)路教育應邀參加此次

  • 優(yōu)路教育:將聚焦質(zhì)量理念,厚植于企業(yè)文化

    近日,《質(zhì)量強國建設綱要》印發(fā),要求各地區各部門(mén)結合實(shí)際認真貫徹落實(shí)?!毒V要》強調,面對新形勢新要求,把推動(dòng)發(fā)展的立足點(diǎn)轉到提高質(zhì)量和效益上來(lái),培育以技術(shù)、標準、品牌、質(zhì)量、服務(wù)等為核心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新優(yōu)勢,推動(dòng)中國制造向中國創(chuàng )造轉變、中國速度向中國質(zhì)量轉變、中國產(chǎn)品向中國品牌轉變,堅定不移推進(jìn)質(zhì)量強國

  • 教你用五位一體法打造個(gè)人品牌

    秦剛老師:您好,我是倩美塑身衣符姐。我是比較簡(jiǎn)單的一個(gè)人,過(guò)去的10年內生了3個(gè)孩子,創(chuàng )立了一個(gè)電商品牌——倩美。做倩美這個(gè)電商品牌的時(shí)候,我是有痛點(diǎn)的,因為我生完孩子以后發(fā)現身材變形嚴重,接受不了全職做媽媽這個(gè)角色,特別迫切地想恢復身材。機緣巧合下,我接觸到了塑身衣這個(gè)行業(yè)。我服務(wù)的人群分兩類(lèi):一

  • 什么樣的免費內容,能夠吸引精準優(yōu)質(zhì)用戶(hù)?

    秦剛老師:您好,我是幫孩子解決休學(xué)問(wèn)題的陶老師。我此前一直在做學(xué)校教育,一方面是服務(wù)那些不適應傳統教育,以及有一些心理狀況特殊需求的學(xué)生;另一方面是服務(wù)培訓機構,進(jìn)行連鎖加盟。2017年因為一些情況,我退出來(lái)了,退出后來(lái)到了大理。我有20多年青少年輔導和心理教育培訓經(jīng)驗,針對這部分群體,我在大理又做

  • 大健康行業(yè):下一個(gè)財富風(fēng)口,你準備好了嗎?

    有粉絲留言:秦剛老師,在中國老齡化的背景下,大健康行業(yè)正快速崛起,巨大的市場(chǎng)潛力和商機令人矚目。作為普通人,我們如何參與其中并實(shí)現財富增長(cháng)?借這個(gè)提問(wèn),我來(lái)聊一下熱門(mén)話(huà)題——大健康行業(yè)。曾經(jīng)的首富馬云曾說(shuō)過(guò),下一個(gè)中國的馬云可能會(huì )在大健康行業(yè)崛起。有人或許會(huì )以為這只是個(gè)玩笑,但是我們不能忽視一個(gè)事實(shí)

  • 定位不清,賺錢(qián)難,特別焦慮?怎么辦?

    你知道自己的用戶(hù)都是誰(shuí)嗎?聽(tīng)到這個(gè)問(wèn)題,你可能覺(jué)得很好笑:廢話(huà),我做生意這么多年了,自己的用戶(hù)群體是誰(shuí)還不知道嗎?但讓你具體地描述出來(lái),他們是哪個(gè)年齡層的?他們居住在幾線(xiàn)城市?他們的收入狀況是怎樣的?他們的家庭和婚姻狀況怎樣?他們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是什么?他們的夢(mèng)想是什么?........估計你就會(huì )傻眼了!那

  • “告別長(cháng)期精神疲勞:4個(gè)關(guān)鍵策略重拾活力和效率”

    你是否經(jīng)常感到疲倦,覺(jué)得每天都有無(wú)數的事情要做,卻總提不起精神?即便周末睡得再多,也沒(méi)感冒,為什么每天仍感到疲憊?明明白天沒(méi)干什么,但精力總是供不應求。其實(shí),你可能已經(jīng)陷入長(cháng)期的精神疲勞。今天我們就來(lái)談?wù)勈鞘裁磳е挛覀兙衿?,讓我們總是覺(jué)得累,背后的根本原因又是什么。在快節奏的時(shí)代,全球網(wǎng)絡(luò )的高速

  • 元宇宙營(yíng)銷(xiāo),中小企業(yè)老板的另一賺富機會(huì )

    最近,有個(gè)超級炫酷的新概念在市場(chǎng)上掀起了一股熱潮,那就是元宇宙營(yíng)銷(xiāo)!你可能會(huì )好奇,這到底是什么東西?在秦剛看來(lái),元宇宙營(yíng)銷(xiāo)就是讓人、貨、物和場(chǎng)景在虛擬世界中碰撞出火花,一起創(chuàng )造內容和價(jià)值的玩法。它不僅是一種全新的營(yíng)銷(xiāo)方式,更是一種與用戶(hù)零距離互動(dòng)的體驗。想象一下:在一個(gè)充滿(mǎn)奇幻、無(wú)限可能的虛擬世界中

    標簽:
    元宇宙
  • 16萬(wàn)億的大健康市場(chǎng),普通人的機會(huì )在哪里?

    最近有粉絲留言:秦剛老師,我最近在刷短視頻,大家都在講大健康賽道,說(shuō)是到2030年,這個(gè)賽道有16萬(wàn)億的體量,面對這么大的一個(gè)浪頭,作為我們普通人機會(huì )在哪里?在我看來(lái),有三個(gè)方面可以考慮:首先,有機食品行業(yè)是大健康賽道中的熱門(mén)領(lǐng)域之一。隨著(zhù)人們對健康飲食的關(guān)注日益增加,有機食品市場(chǎng)迎來(lái)了巨大的發(fā)展機

    標簽:
    大健康
  • 因為感恩:萬(wàn)邦李旗的水果創(chuàng )業(yè)逆襲路

    16歲那年,不甘一輩子受窮的李旗逃離杞縣老家,來(lái)到省會(huì )鄭州在一家早餐店刷盤(pán)子。一個(gè)偶然的機會(huì ),他認識了一個(gè)賣(mài)蘋(píng)果的老漢,被帶入了賣(mài)水果的行業(yè),后來(lái)李旗把這個(gè)老漢當成了一輩子的老師,生意做的再大,逢年過(guò)節都要帶上禮物看老師。從農村出來(lái)的李旗知道農村的苦,就把老家的2000多人帶到了鄭州賣(mài)水果,30多年

  • 坐擁13W粉絲,40個(gè)用戶(hù)群,他把直播當成終身事業(yè)來(lái)做

    有的人,有一種天生的魔力讓人喜歡他,就如美麗芬芳的花朵,是易于感覺(jué)而難以說(shuō)明的?!凹幽么笥巫印备呔淳褪沁@種人。大家喜歡他到什么程度?12W粉絲中有近2W人主動(dòng)買(mǎi)單付費,和他深度鏈接。喜歡他,信任他,并主動(dòng)買(mǎi)單,這是真愛(ài)。高敬究竟有什么樣的魔力吸引了這么多人主動(dòng)為他付費呢?他有什么秘訣呢?一直往下看,

  • 每天只需做這三件事,成為你所在領(lǐng)域內最有影響力的人!

    想成為在你所擅長(cháng)的領(lǐng)域中有影響力的人嗎?甚至能讓領(lǐng)域外的人都想要與你合作。那就跟我一起做這三件事吧,每天只需要2個(gè)小時(shí)!第一件事:思考你擅長(cháng)的領(lǐng)域中的方法或技術(shù),是否能夠解決大眾的某一個(gè)問(wèn)題。比如,網(wǎng)絡(luò )營(yíng)銷(xiāo)人員可以教大家怎么做營(yíng)銷(xiāo)型的視頻,讓用戶(hù)看完視頻就想點(diǎn)贊,轉發(fā),關(guān)注。心理學(xué)家可以教父母怎么和

編輯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