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創(chuàng )業(yè)頭條
  2. 前沿領(lǐng)域
  3. AI智能
  4. 正文

利好不斷的百度,能否撐起國產(chǎn)AI的門(mén)面?

 2024-06-28 15:31  來(lái)源:A5專(zhuān)欄  我來(lái)投稿 撤稿糾錯

  域名預訂/競價(jià),好“米”不錯過(guò)

關(guān)于A(yíng)I,百度創(chuàng )始人、董事長(cháng)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的的態(tài)度很明確:“百度要做第一個(gè)用AI把全部產(chǎn)品重做一遍的公司。”

不是整合,不是接入,而是重做,重構。隨后,百度在2023年一口氣發(fā)布了包括搜索、地圖、網(wǎng)盤(pán)、文庫等應用在內的10余款AI原生應用。

而2024年以來(lái),百度在A(yíng)I領(lǐng)域做了幾件大事。先是推出ERNIE Speed、Lite和Tiny三款輕量模型,降低模型價(jià)格。隨后又推出了三個(gè)開(kāi)發(fā)工具,讓每個(gè)人都可以低成本使用AI。得益于成本的降低,截止4月中旬,百度飛槳社區開(kāi)發(fā)者數量達1300萬(wàn)人。這些突破給百度帶來(lái)了什么樣的變化?而二級市場(chǎng)對此認可度如何?在百度的背后,中國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巨頭們又該怎樣探索AI與實(shí)際的結合?

與蘋(píng)果、三星、特斯拉合作,百度AI利好不斷

早在2017年,百度在人工智能領(lǐng)域的布局就已經(jīng)涵蓋包括語(yǔ)音識別、自然語(yǔ)言處理、圖像識別、智能駕駛等多個(gè)方面。彼時(shí),百度的AI更多是愿景、設想和預期。

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的發(fā)展,如今的百度,已經(jīng)將AI已與用戶(hù)日常緊密相連。根據2024年5月的百度萬(wàn)象大會(huì )公布的數據,目前百度已有11%的搜索服務(wù)由AI生成,文庫AI用戶(hù)超1.4億,AI功能使用次數超15億。用百度副總裁何俊杰的話(huà)來(lái)說(shuō),“這是一個(gè)人人都有機會(huì )拿到一張船票的時(shí)代--人人可參與、人人可創(chuàng )造。”

然而在當下的中國市場(chǎng),雖然有著(zhù)無(wú)數的用戶(hù)手握“船票”,想要搭上AI這艘時(shí)代巨輪,但是想要擁有一艘能在中國市場(chǎng)上平穩行駛的“船”卻并不容易。中文因其特殊的語(yǔ)言情境,口語(yǔ)和方言的語(yǔ)料庫較少、難以形成多模態(tài)語(yǔ)料庫。并且國外主流大模型均以英文語(yǔ)料庫為訓練基礎。以ChatGPT為例,訓練數據中,中文語(yǔ)料比重不足千分之一,而英文語(yǔ)料占比超過(guò)92.6%。

這就導致海外的AI在進(jìn)入中國市場(chǎng)之后,會(huì )出現語(yǔ)言習慣、表述方式等方面的“水土不服”問(wèn)題,而百度則恰好能解決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因而成為了海外大廠(chǎng)進(jìn)入中國市場(chǎng)的“橋梁”。

2024年1月,三星發(fā)布Galaxy S24系列,引入了實(shí)時(shí)翻譯通話(huà)和短信、AI照片編輯及通過(guò)圈選圖片觸發(fā)搜索等AI功能。在美國,這些服務(wù)由三星自家AI引擎及谷歌提供。在中國,三星轉而選擇與百度、美圖秀秀合作。其中百度負責處理“即圈即搜”、文本匯總和其他人工智能功能。

2024年4月,百度Apollo發(fā)布百度地圖V20,并同時(shí)宣布與特斯拉合作,百度地圖車(chē)道級導航將特斯拉上全球首發(fā)。從實(shí)測視頻來(lái)看,車(chē)道級導航實(shí)現了3D車(chē)道導航、實(shí)時(shí)紅綠燈、攝像頭提醒、壓線(xiàn)提醒、公交車(chē)道提醒、超速提醒、路口實(shí)景導航等功能。

2024年6月,蘋(píng)果在WWDC大會(huì )上提出了”蘋(píng)果智能”的概念,與OpenAI達成了合作。不久后,蘋(píng)果被曝出正積極尋求與中國本土企業(yè)的合作機會(huì ),旨在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其“蘋(píng)果智能”服務(wù)在中國市場(chǎng)的落地與普及。多輪交涉后,最終有消息稱(chēng),百度將為蘋(píng)果今年發(fā)布的iPhone16、Mac系統和iOS18提供AI功能。

與蘋(píng)果、三星、特斯拉等國際巨頭的合作,一方面代表著(zhù)國際巨頭對百度在中文語(yǔ)境下長(cháng)期的數據和技術(shù)沉淀的肯定。此前,三星發(fā)言人就曾表示,公司之所以選擇與百度合作,是因為三星認為百度提供了中國市場(chǎng)上最具競爭力的商業(yè)化大語(yǔ)言人工智能模型。

另一方面,百度提供的本土化解決方案能夠發(fā)揮百度現有的流量?jì)?yōu)勢,真正意義上增加了百度AI的渠道入口,為百度的營(yíng)收增長(cháng)提供了可能,從而為市值帶來(lái)更廣闊的想象空間。

產(chǎn)品用AI重構了,估值卻不愿意,原因幾何?

然而,和消息面的利好不斷相比,百度在二級市場(chǎng)的表現則不盡如人意。2024年以來(lái),百度的股價(jià)累計下跌25.61%;6月24日,百度股價(jià)下跌至88.58美元,夜盤(pán)一度跌至87.66美元,創(chuàng )2022年11月以來(lái)新低。

結合財報來(lái)看,2024年Q1,百度總營(yíng)收315億元,凈利潤70.11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22%;其中百度核心業(yè)務(wù)和在線(xiàn)營(yíng)銷(xiāo)業(yè)務(wù)分別營(yíng)收238億元、170億元,均超出市場(chǎng)預期。業(yè)績(jì)超預期,疊加AI消息面的不斷利好,卻仍然沒(méi)能撐起百度的估值,這是為何?

從業(yè)務(wù)來(lái)看,目前百度的基本盤(pán)仍然是以搜索廣告為代表的移動(dòng)生態(tài)業(yè)務(wù)。而隨著(zhù)頭條、抖音、小紅書(shū)等app的出現,個(gè)性化推薦制的內容獲得了更多的用戶(hù)時(shí)長(cháng),被動(dòng)的信息接受逐漸代替主動(dòng)的信息搜索。用戶(hù)獲取內容的方式變得不再單一,而是更加垂直化。

百度賴(lài)以生存的基本盤(pán)在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遭遇了很大的沖擊。而AI則一直被百度視作逆風(fēng)翻盤(pán)的底牌。在最新發(fā)布的財報中,百度強調“生成式AI技術(shù)的穩步推進(jìn)已成為公司業(yè)務(wù)的關(guān)鍵驅動(dòng)力”。但從百度一季度凈利潤情況來(lái)看,22%的同比增幅(70.11億元)更多依賴(lài)于成本控制和非經(jīng)營(yíng)性項目的貢獻,而不是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的實(shí)質(zhì)性增長(cháng)。

從收入構成來(lái)看,百度核心業(yè)務(wù)收入為238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(cháng)4%,保持了穩健增長(cháng)。其中,在線(xiàn)營(yíng)銷(xiāo)收入為170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(cháng)2.7%。一方面,這一增速相較于過(guò)去幾年有所放緩,反映出市場(chǎng)競爭的加劇以及廣告主投放策略的調整。另一方面,這一增速也慢于同樣受AI驅動(dòng)的谷歌和Meta,從最新一季度的財報來(lái)看,谷歌的搜索廣告業(yè)務(wù)營(yíng)收626.59億美元,同比增長(cháng)14%;Meta的廣告業(yè)務(wù)營(yíng)收達到356.35億美元,同比增長(cháng)26%。

在非在線(xiàn)營(yíng)銷(xiāo)收入方面,百度取得了68億元人民幣的收入,同比增長(cháng)6%。這一增長(cháng)主要得益于智能云業(yè)務(wù)的快速發(fā)展。作為百度的新興業(yè)務(wù)領(lǐng)域,智能云憑借其技術(shù)實(shí)力和創(chuàng )新能力,正在逐步贏(yíng)得市場(chǎng)份額。然而,智能云業(yè)務(wù)也面臨著(zhù)激烈的市場(chǎng)競爭和技術(shù)迭代的壓力,國內外的云廠(chǎng)商們都在通過(guò)AI提升各自的云業(yè)務(wù)的競爭力,為此,百度一季度投入的研發(fā)費用達到了54億元,未來(lái)還需要持續加大投入以保持競爭優(yōu)勢。

此外,作為百度AI落地的另一個(gè)重要場(chǎng)景,百度自動(dòng)駕駛服務(wù)蘿卜快跑在Q1提供了約82.6萬(wàn)次的乘車(chē)服務(wù),同比增長(cháng)了25%,累計提供的乘車(chē)服務(wù)已超過(guò)600萬(wàn)次。但是從營(yíng)收角度來(lái)看,蘿卜快跑目前仍處于虧損狀態(tài),預計將在明年才能達到盈虧平衡點(diǎn)。天風(fēng)證券此前發(fā)布研報稱(chēng),伴隨著(zhù)路測數據的進(jìn)一步豐富,蘿卜快跑業(yè)務(wù)覆蓋的區域和人口越來(lái)越多,百度的智能駕駛技術(shù)預計將會(huì )迎來(lái)范式突破時(shí)刻。

由此看來(lái),短時(shí)間內百度的AI在業(yè)績(jì)層面所展現出的推動(dòng)力還不夠直觀(guān),靠AI拯救百度,還需要時(shí)間。

如何與AI更好地結合,中國科技巨頭們還需努力

事實(shí)上,百度面臨的問(wèn)題也同樣困擾著(zhù)所有的AI企業(yè)。中美幾乎所有的科技巨頭們都在積極的探討和推動(dòng)著(zhù)AI的商業(yè)化。對于他們來(lái)說(shuō),AI 是科技巨頭標配的底層能力,也是他們當下想盡力抓住的“風(fēng)口”。

而IT桔子的數據顯示,從投資數量來(lái)看,騰訊、百度投資的AI行業(yè)公司數量分別為87家和84家,位列全球第一、第二。而全球第四的阿里也投資了65家,僅次于谷歌。從這個(gè)角度來(lái)看,中國的企業(yè)正在希望通過(guò)加大對AI企業(yè)的投資來(lái)追趕在底層算力和芯片方面的不足。

然而,從海外科技巨頭的角度來(lái)看的話(huà),我們又能看到另外的結果。

以美股幾大巨頭為例,在A(yíng)I潮流到來(lái)之前,英偉達、微軟、蘋(píng)果、谷歌、特斯拉等企業(yè)就已經(jīng)有了各自的軟件業(yè)務(wù)和硬件載體,英偉達的CUDA和芯片,微軟的windows和PC,蘋(píng)果和谷歌的系統與手機,特斯拉的FSD系統與新能源車(chē)、機器人等等...

因此,當AI浪潮來(lái)臨后,他們要做的更多是“補強”,結合自身已有的資源,在模型算法和技術(shù)方面進(jìn)行選擇性的提升。這一點(diǎn)從并購公司數量上也可以得到印證:

以蘋(píng)果為例,從2024年至今,蘋(píng)果共進(jìn)行了15次并購,以小型科技公司為主,并且并購的公司往往和主業(yè)高度相關(guān),要么是對老業(yè)務(wù)的改進(jìn),要么是開(kāi)辟新業(yè)務(wù),整體是從業(yè)務(wù)和戰略出發(fā)的。

由此看來(lái),中美的科技巨頭們在解決AI商業(yè)化的問(wèn)題上給出了兩個(gè)不同的答案:中國的公司更偏好股權投資、生態(tài)合作來(lái)控股AI公司,從而最大程度上的讓AI貼合自身業(yè)務(wù);而美國的公司并購的意愿則更強,既對原有業(yè)務(wù)進(jìn)行補充,也能通過(guò)并購來(lái)擴大AI商業(yè)化的版圖。

這兩種方式孰優(yōu)孰劣?目前我們現在無(wú)法給出準確的答案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即使缺少先進(jìn)制程的芯片,中國的科技巨頭們仍然有著(zhù)迎頭趕上的機會(huì )。畢竟中國現在有著(zhù)許多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、AI開(kāi)發(fā)者去探索C端和B端的大模型落地。在大模型與行業(yè)結合的垂直領(lǐng)域,組成推廣和復制行業(yè)大模型的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;

在主要的C端市場(chǎng),比如大模型+辦公、大模型+娛樂(lè )、大模型+信息獲取方面,涌入成千上萬(wàn)家公司,形成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經(jīng)濟之后的AI經(jīng)濟奇跡。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我們很可能會(huì )在大模型的行業(yè)應用落地上后發(fā)制人。

不妨大膽想象,將現有的AI技術(shù)對抖音、微信、office等軟件全部進(jìn)行重構,將怎樣改變我們的生活和工作場(chǎng)景。

AI終將改變一切,但首先,它將改變我們自己。

來(lái)源:港股研究社

申請創(chuàng )業(yè)報道,分享創(chuàng )業(yè)好點(diǎn)子。點(diǎn)擊此處,共同探討創(chuàng )業(yè)新機遇!

相關(guān)文章

編輯推薦